交通>>资讯>>铁路出行>>

“量”出铁路顺平 “绣”出一路风景——记承德工务段“女子测量组”

2020-05-21 18:01:50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承德工务段有这么一个班组,除工长韩洋、班长马驰外,清一色的“女大学生”,他们以“绣花”般的功夫保障着铁路线路的顺平。

起尺、蹲身、读数、标点,行云流水;精平、瞄准、微调、读尺,一气呵成。

上午9点,在京承线134km处,一群女子,身着黄马甲、头戴蓝色防护帽,肩扛合金塔尺、怀抱水准仪,急匆匆地行进在铁路线上,移尺、打点、扶正,一路近乎小跑儿,瞄准、调焦、读数,前后不足30秒,来不及欣赏漫山的杏花,更没有自拍的闲暇。

image.png

刘兰拉尺做标记

“按照作业计划,我们今天要完成4公里的测量任务,预计需要4个小时”,测量组工长韩洋介绍,此次的测量任务是为隧道及曲线大修列车换枕施工做的前期调查,“因大修列车在换枕作业时线路既有状态会有很大变动,测量是为了结合线路既有状态对换枕后的线路进行设计;前期里程丈量、特征点及障碍物记录是为了大修列车在作业中能提前根据所调查的工作量与现场情况做出相应的调整”。

“测量是把控好施工精度的第一道关卡,水准气泡居中后千万不能再使气泡位置发生变化,稍微有点变化数据就不准确了,这一段就需重新测量,水准尺也要扶正,晃动、倾斜都会影响测量数据准确性。”负责水准仪测量的付佳是2016年分配到测量组的第一名女大学生。她的到来,给工长韩洋出了一个“难题”,“女孩子能和大家一起去野外作业吗?每天十几公里的行走,风吹、日晒、雨淋的恶劣环境能受得了吗?”考虑到这些情况,便先安排她在室内处理内业。

“憋屈死了,刚来测量组的时候,我每天都干一些算算画画的活”,付佳回忆,“后来是我求着他们去现场的时候带上我的,我说我想跟他们去山上看看花,第一次去现场就遭遇了在京通线一座高30多米的桥上避车,火车从身边开过去的时候,桥哆嗦,我的腿也跟着哆嗦,手紧紧的抓着避车台栏杆,闭着眼睛扛过去的。再后来,测量组的女孩逐渐多了,这几个小妮子都拿这件事开我玩笑,想上现场的时候就一起跟韩工长说‘我也想看看花’”,付佳掩嘴一笑,“风里雨里锤炼了这几年,早已适应了跟大家伙在一起爬高蹬坎,走到班组炖大菜,蹲在墙根嚼着榨菜啃面包的日子”。

“看,这是我二徒弟,”付佳调皮的用手指了指负责跑尺的陈佳雪。陈佳雪毕业于兰州交通大学,和姜水鑫、张悦都是2019年下半年刚刚参加“女子测量队”的新人。

“我最怕的就是测量隧道了,我从小就胆儿小,隧道里黑乎乎的,尤其是一过车,呼呼的风像要把人生拉硬拽的带走一样”,在隧道口,略显柔弱的陈佳雪说,“第一次跟测量组在隧道内避车的时候,因为自己胆小,隧道避车洞又窄,老想往里站,结果一个小白褂愣是给染成了小黑褂儿”。

“今天瑛楠姐和张悦没来,她们在工区处理内业,我跟付佳姐学习水准仪测量,水鑫跟兰姐学习拉尺”,身体与尺子呈45度角、距离30公分、双手一前一后扶尺、扶尺距离30公分、目测垂直、前后摇尺,佳雪展示了一个标准的扶尺军姿。

起身、蹲身,起身、蹲身……远处,两个小姑娘一直重复着这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动作,一个小伙子低头走在道心,腿像捣蒜一样一个枕木空一个枕木空的疾行,嘴里碎碎叨叨的默念着“经文”。

“看我们这活儿简单吧,就是拉钢尺,读数、写数、标记”,半个多小时的工夫,负责拉尺的刘兰和姜水鑫已经把水准测量小组落下了200多米的距离。

“就这,我都练了三年了”,刘兰说,“拉尺其实没那么简单,需要眼力、腕力、指力‘三力’合一,这里也有很多技巧呢,尺要抻紧、指要压实、目要垂直,这‘三步’曲要练硬,变坡点、曲线头尾要单起尺,遇到反向曲线需要拉下股,因为上股有超高……这些‘小常识’要懂,‘尺精毫厘、线优百里’,在我们这就是最好的体现”,刘兰边介绍她的拉尺“宝典”,边褪下了自己和姜水鑫的线手套,“你看,水鑫的大拇指指肚都是红红的、黑乎乎的,你看我的,颜色就浅多了,这就是‘功夫’”。

“我第一次去现场,就是从拉尺开始学习的”,姜水鑫说,“这动作看起来容易,只是蹲身、起身,但连着几公里都要重复可就有些难受了。开始的时候,我四公里走下来大腿和腰都有些酸疼,尤其到最后几百米,感觉腿都有些沉,抬不起来了。天气热时,站起来都头昏眼黑的。时间长了,慢慢也就习惯了”,她笑着拍了拍腿,“现在十几公里走下来也没事了”。

“刚接触这种工作环境,踩在石砟上都觉得硌脚,对于长大隧道、较陡的桥和山坡来说更需要谨慎的行走,陡坡地段男同事也会搭手拉一把。对于我们女生来说,更需要克服的是生理上的问题,线路上没有卫生间,一路上再渴也不敢多喝水,尤其到了夏季,口干舌燥、还出一身汗,简直就是煎熬”,几个女孩子说完,一阵哈哈大笑。

中午12点半,随着最后一尺的完成,今天的测量作业已经完工,回去后,她们还要对照数据进行计算。

“任务多的时候,她们跟我们这几个小伙子一样,有时候一天要走上十一二公里的路,刚开始我们不爱带她们,嫌麻烦,现在这些小伙子争着跟他们一组”,工长韩洋半开玩笑的说,“这些娇滴滴的小棉袄各个能顶半边天了。”(通讯员陈钊、付宝国)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嵩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